专硕教学案例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人才培养  专硕案例库  专硕教学案例
陈某、徐某某涉嫌组织卖淫案
作者:李兰来源:澳门新甫京app下载网站浏览量:11发布时间:2022-06-23



陈某、徐某某涉嫌组织卖淫案



李兰


新甫京娱乐娱城平台













Ο二二年六月


目  录

陈某、徐某某涉嫌组织卖淫案

一、案件基本情况及控辩之争………………………………………………………2

(一)案情介绍………………………………………………………………………2

1.《起诉书》的主要内容………………………………………………………… 2

2.《起诉书》中认定的基本事实………………………………………………… 3

3. 根据全案证据可以认定的其他重要事实 …………………………………… 3

(二)控辩双方关于事实认定与罪名适用的争议…………………………………4

1. 控辩双方关于案件事实认定的争议 ………………………………………… 4

2. 控辩双方关于罪名适用的争议 ……………………………………………… 4

二、关于本案事实认定及罪名适用的评析…………………………………………5

(一)关于本案事实认定的评析……………………………………………………5

1. 关于“陈某偶尔到该中心查看经营收入情况”的认定 ……………………… 5

2. 关于陈某结伙组织多人从事卖淫活动的认定 ……………………………… 5

(二)关于本案罪名适用的评析……………………………………………………6

1. 二被告人不具备组织卖淫罪从犯的前提条件 ……………………………… 6

2. 二被告人不是组织卖淫共同犯罪中的组织犯 ……………………………… 7

3. 干股股东并非成立组织卖淫罪的充分条件 ………………………………… 8

4. 二被告人的“看场”行为成立协助组织卖淫罪……………………………… 10

三、典型意义…………………………………………………………………………11

陈某、徐某亭涉嫌组织卖淫案教学指导手册

一、教学目标…………………………………………………………………………13

(一)教学总体目标…………………………………………………………………13

(二)教学知识点……………………………………………………………………13

二、教学内容…………………………………………………………………………13

(一)刑事证据原理与规则…………………………………………………………13

(二)组织卖淫罪与协助组织卖淫罪的关系………………………………………13

三、教学过程、阶段与环节…………………………………………………………13

(一)课前准备………………………………………………………………………14

(二)课堂教学………………………………………………………………………14

(三)课后拓展………………………………………………………………………15

四、重点、难点………………………………………………………………………15

五、预期教学效果……………………………………………………………………15

六、课堂教学安排……………………………………………………………………15

七、课后作业…………………………………………………………………………16

八、参考文献…………………………………………………………………………16

陈某、徐某亭涉嫌组织卖淫案

Chen, Xu Is Suspected of Organizing Prostitution

(刑事证据法和刑事实体法实务)


摘  要:被告人陈某、徐某亭涉嫌组织卖淫案在事实认定和罪名适用上,控辩双方存在较大的争议。其中,事实认定之争主要在于证明二被告人组织卖淫罪的相关证据的客观性能否确认;关于罪名适用之争主要有:干股股东是否构成组织卖淫罪的充分条件?认定二被告人成立组织卖淫罪从犯的法律依据何在?看场行为究竟是组织卖淫行为还是协助组织卖淫行为?本案应当以组织卖淫罪还是协助组织卖淫罪论处?以上这一问题涉及证据规则、共同犯罪原理、组织卖淫罪与协助组织卖淫罪的界分等,因此,本案具有较高的案例教学价值。

关键词:孤证;组织卖淫罪;协助组织卖淫罪;从犯;看场;干股股东


Abstract: The defendants Chen Mou and Xu Mouting were suspected of organizing prostitution. There was a big dispute between the prosecution and the defense on the fact finding and the application of charges. The dispute of fact finding mainly lies in whether the objectivity of the evidence proving the crime of organizing prostitution of the two defendants can be confirmed. The debate on the application of the crime mainly includes: does the shareholder of dry shares constitute a sufficient condition for the crime of organizing prostitution? What is the legal basis for identifying the two defendants as accomplices to the crime of organizing prostitution? Is the spectator behavior an organization of prostitution or an assistance to the organization of prostitution? Should this case be punished as the crime of organizing prostitution or the crime of assisting in organizing prostitution? The above problem involves the rules of evidence, the principle of joint crime, the distinction between the crime of organizing prostitution and the crime of assisting in organizing prostitution. Therefore, this case has high case teaching value.

Keywords: solitary evidence; crime of organizing prostitution; crime of assisting in organizing prostitution; accessory; gathering place; shareholders of dry


一、案件基本情况及控辩之争

(一)案情介绍

1.《起诉书》的主要内容

被告人陈某,男,1987625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经商。20211115日因涉嫌组织卖淫罪被某某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222日经本院批准,由某某县公安局执行逮捕,2022330日由本院决定取保候审。

被告人徐某亭,男,1989918日出生,汉族,小学文化,无业。2020426日因涉嫌组织卖淫罪被某某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15日本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不批准逮捕,同日被某某县公安局取保候审,同年1222日经本院批准,同日被某某县公安局逮捕。

本案由某某县公安局侦查终结,以被告人陈某、徐某亭涉嫌组织卖淫罪,于2022221日向本院移送审查起诉。本院受理后,已于2021222日告知被告人有权委托辩护人和认罪认罚可能导致的法律后果,依法讯问了被告人,听取了辩护人的意见,审查了全部案件材料。本院与2022322日延长审查起诉期限15日。

经依法审查查明:201612月以来,徐某文、张某(二人因组织卖淫罪已判决)、蔡某欢(在逃)出资合伙在某某县某某购物广场四楼经营富康休闲中心。后该中心招募、雇佣十名以上卖淫女在该中心从事卖淫活动,先后雇佣舒某、陈某超、王某等(均已因协助组织卖淫罪判决)。其中,被告人陈某系富康休闲中心的干股股东,占该中心20%的干股,并安排被告人徐某亭负责看场解决纠纷,陈某则偶尔到该中心查看经营收入情况,经其同意提供徐某亭的建设银行卡收取股东分红,徐某亭对该分红所得具有支配权。2017127日至2018525日,该卖淫团伙非法收入达206万多元。20185251时许,某某县公安局民警在富康休闲中心的805房、806房等房间现场抓获正在从事卖淫活动的梁某芸等人。

认定以上事实的证据:1、被告人陈某、徐某亭的供述和辩解;2、同案犯徐某文、张某的供述和辩解;3、证人杨某刚、徐某华等人的证言;4、鉴定意见;5、书证;6、其他证据材料。

本院认为,被告人陈某、徐某亭无视国家法律,以牟利为目的,结伙组织多人从事卖淫活动,情节严重,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五十八条第一款的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组织卖淫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陈某、徐某亭均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属从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七条之规定,应当从轻或者减轻处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六条的规定,提起公诉,请依法判处。

2.《起诉书》中认定的基本事实

第一,2016年以来,徐某文、张某、蔡某荣出资合伙经营富康休闲中心。

第二,陈某系富康休闲中心的干股股东,并安排徐某亭负责看场解决纠纷。

第三,陈某偶尔到该中心查看经营收入情况。

第四,陈某经徐某亭同意提供徐某亭的建设银行卡收取股东分红,徐某亭对分红所得具有支配权。

第五,被告人陈某、徐某亭结伙组织多人从事卖淫活动。

3. 根据全案证据可以认定的其他重要事实

第一,被告人陈某、徐某亭没有参与开办富康休闲中心的商议。张某德、徐某文、蔡某荣三人在201689月开始谋划开设富康休闲中心,并具体商议出资、分红和场地装修等事宜。之后,张某德找到陈某商量雇请他为该中心负责看场和给予20%干股之事。相关证据有:(1)徐某文组织卖淫案一审《刑事判决书》采信的徐某文的供述与辩解;(2)本案中徐某文的《讯问笔录》;(3)被告人陈某、徐某亭的供述与辩解。

第二,被告人陈某、徐某亭没有参与富康休闲中心开业前的筹备活动。富康休闲中心于2016915日开始租赁场地,同年126日完成工商注册登记,2017113日开始场地装修.之后,张某德找到陈某商谈雇请其为该中心看场及给予20%干股之事。相关证据主要有:(1)书证,包括《租赁合同书》《营业执照》和《富康会所装修报表》;(2)被告人陈某的供述与辩解。

第三,被告人陈某、徐某亭在富康休闲中心经营期间只负责“看场”,没有参与该中心经营活动的策划、组织和管理。

第四,被告人陈某、徐某亭不是该中心组织卖淫活动的犯意发起者、策划者、领导者和管理者,也没有直接参与实施组织卖淫活动。相关证据主要有:(1)徐某文的《讯问笔录》;(2)被告人陈某、徐某亭的供述与辩解。

(二)控辩双方关于事实认定与罪名适用的争议

1. 控辩双方关于案件事实认定的争议

第一,控方认定“陈某偶尔到该中心查看经营收入情况”。证明该项事实的证据是,徐某文在其第14次《讯问笔录》中的一句供词:“徐某亭和陈某经常会过来我的办公室,找我看股东分红的报表”。辩方律师认为,认定以上事实的证据为孤证,因而该项事实不足以认定。

第二,控方认定陈某、徐某亭结伙组织多人从事卖淫活动的事实认定。辩方认为,该项事实的认定缺乏证据支撑,且与案件事实不符。

2. 控辩双方关于罪名适用的争议

控方认为,被告人陈某、徐某亭的行为触犯了《刑法》第三百五十八条第一款的规定,应当以组织卖淫罪追究其刑事责任;同时,二被告人在共同犯罪中均起次要作用,属从犯。

辩方观点有三:一是被告人陈某、徐某亭虽然是本案中的干股股东,但这一身份并非构成组织卖淫罪的充分条件;二是控方关于从犯的认定于法无据;三是二被告人在本案中的行为表现仅仅是负责“看场”,该行为在组织卖淫共同犯罪中并没有起到发起者、组织者的作用。因此,被告人陈某、徐某亭的“看场”行为应当成立协助组织卖淫罪。

二、关于本案事实认定及罪名适用的评析

(一)关于本案事实认定的评析

1. 关于“陈某偶尔到该中心查看经营收入情况”的认定

综合全案相关证据,上述事实不足以认定。理由如下:

第一,徐某文的相关供述内容系孤证,客观性不能确认。在本案中徐某文的《讯问笔录》共有15次,但上述供述内容只出现在他的第14次《讯问笔录》中。该项供述内容缺乏连续性,其自身供述内容之间不能相互印证。

第二,徐某文的上述供述内容与被告人陈某、徐某亭的供述内容相矛盾。该项事实的当事者还有被告人陈某和徐某亭,但是,根据他们二人的供述,他们从未查看过富康休闲中心的股东分红报表。其中陈某的供述是:他偶尔会去徐某文的办公室,但仅仅是一起喝茶、聊天或者打牌,但从未问及过富康休闲中心的经营情况,更没有查看过股东分红报表。根据徐某亭的供述,他并不清楚陈某去徐某文办公室干什么。

第三,徐某文的上述供述内容与其他言词证据相矛盾。根据本案相关证据可知,张某和徐某瑜曾经先后担任富康休闲中心的财务,具体负责制作和保管股东分红报表。但是,在张某的12次《讯问笔录》和徐某瑜的3次《询问笔录》中均没有上述事实的陈述;相反,张某在其第11次《讯问笔录》中曾说:他在徐某文的办公室没有见过陈某。徐某瑜在其第3次《询问笔录》中则说:她没有见过陈某和徐某亭,也没有听说过陈某。以上言词证据进一步表明,徐某文供述内容的真实性无法确认。

综上所述,控方仅仅根据徐某文的一句供词,作出“陈某偶尔到该中心查看经营收入情况”的事实认定,违背了“孤证不立”的刑事证明规则。

2. 关于陈某结伙组织多人从事卖淫活动的认定

综合全案相关证件,以上事实不足以认定。理由如下:

第一,《起诉书》中认定“2016年以来,徐某文、张某、蔡某荣出资合伙经营富康休闲中心”。这一事实表明,被告人陈某、徐某亭不是富康休闲中心的发起人和经营管理者,对富康休闲中心的经营活动没有决策权和管理权,也没有直接参与该中心的任何经营活动。

第二,《起诉书》中认定“陈某是干股股东,并安排徐某亭负责看场解决纠纷”。这一事实认定表明,除了干股股东和负责看场之外,被告人陈某、徐某亭再无其他涉案事实,更无“结伙组织多人从事卖淫活动”的事实。

第三,综合全案证据足以证明,富康休闲中心的卖淫活动是由徐某文等人策划、组织和实施的。被告人陈某、徐某亭不仅没有直接参与该中心卖淫活动的策划、组织和实施活动,并且陈某在事后才听说该中心在经营后期增设了涉黄项目。

综上,控方关于“陈某、徐某亭结伙组织多人从事卖淫活动”的认定,不仅缺乏证据支撑,而且与自身查明的案件事实不相符。

(二)关于本案罪名适用的评析

控方关于被告人陈某、徐某亭构成组织卖淫罪并成立从犯的认定,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并不充分。理由如下:

1. 二被告人不具备组织卖淫罪从犯的前提条件

1)构成组织卖淫罪从犯的前提是成立本罪的实行犯

根据《刑法》第27条至29条规定,从犯(含胁从犯)无外乎三种情形:一是“起次要作用”的从犯,即实行犯中的从犯;二是“起辅助作用”的从犯,即帮助犯;三是教唆犯中的从犯。同时,根据组织卖淫罪和协助组织卖淫罪的刑法规定和司法解释,在组织卖淫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的实行犯和教唆犯,成立组织卖淫罪;“起辅助作用”的从犯,成立协助组织卖淫罪。如表1所示:

1 组织卖淫共同犯罪中共犯人的罪名适用汇总表

分工

作用

法定分类

罪名适用

组织行为

主要作用

主犯

组织卖淫罪

教唆行为

主要作用/次要作用

主犯/从犯

实行行为

帮助行为

辅助作用

从犯

协助组织卖淫罪

根据以上刑法规定,结合本案事实,认定被告人陈某、徐某亭构成组织卖淫罪的从犯,其前提是二被告人成立组织卖淫共同犯罪中的实行犯。

2二被告人不是本案组织卖淫共同犯罪中的实行犯

首先,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组织、强迫、引诱、容留、介绍卖淫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下称《司法解释》)第1条规定,组织卖淫行为是指“以招募、雇佣、纠集等手段,管理或者控制他人卖淫”的行为。针对这一司法解释,相关指导案例裁判要旨明确指出:组织卖淫罪实行行为最主要的特征是管理或者控制他人卖淫。

其次,根据法庭查明的案件事实,被告人陈某、徐某亭的涉案行为是负责富康休闲中心的看场,没有直接参与实施该中心的招募、雇佣、纠集卖淫人员行为,也有没有直接参与该中心管理或者控制他人卖淫活动;同时,《起诉书》中也没有认定二被告人直接参与组织卖淫活动的事实。

综上,被告人陈某、徐某亭不属于组织卖淫共同犯罪中的实行犯,因而不具备组织卖淫罪从犯的前提条件。

2. 二被告人不是组织卖淫共同犯罪中的组织犯

1)组织作用是组织卖淫罪中组织犯的认定标准

首先,最高人民检察院法律政策研究室缐杰、卢宇蓉、吴飞飞撰文指出:组织卖淫罪中组织行为的认定,关键要看行为人在卖淫活动中是否起到组织者的作用。根据这一实务部门的权威解释,被告人陈某、徐某亭是否成立本罪中组织犯,关键在于查明他们二人对于富康休闲中心的卖淫活动是否起到了发起者或者组织者的作用。

其次,“受雇人员主观上虽具有共同组织卖淫活动之故意,但其主观恶性及客观行为的社会危害性一般小于多为犯意发起者及犯罪纠集者的出资人、经营者、决策人等,故在可适用的组织与协助组织卖淫两种罪名间进行选择时,需从客观方面仔细分析,从严把握。也就是说,组织卖淫罪与协助组织卖淫罪的区别在于客观行为表现不同。即,凡是组织卖淫活动的出资人、经营者或者决策者,成立组织卖淫的组织犯;反之,没有出资,也没有参与组织卖淫的经营或者决策的,则属于组织卖淫的帮助犯。

2)二被告人在组织卖淫共同犯罪中不具有组织作用

首先,《起诉书》中认定被告人陈某、徐某亭是组织卖淫罪的从犯,实际上表明二被告人不是组织卖淫共同犯罪中的组织犯。因为,根据刑法理论与实务的通说,共同犯罪中的组织犯只能是主犯,不可能是从犯。

其次,根据法庭查明的案件事实,被告人陈某、徐某亭不是富康休闲中心的投资人和发起人,也没有参与该中心的经营管理活动;同时,二被告人不是该中心组织卖淫活动的发起人、策划人或者负责人。因此,他们在富康休闲中心的经营管理活动和组织卖淫活动中没有起到发起者和组织者的作用,不成立组织卖淫共同犯罪中的组织犯。

3. 干股股东并非成立组织卖淫罪的充分条件

事实上,控方认定被告人陈某、徐某亭构成组织卖淫罪从犯的唯一根据是二被告人系富康休闲中心的干股股东。然而,关于这一认定的法律依据何在,控方对此并未作出任何说明。根据司法审判实务的共识,仅以干股股东为根据认定二被告人构成组织卖淫罪,法律依据并不充分。

1)股东的投资行为是构成组织卖淫罪的事实根据

根据“席登松等组织卖淫、刘斌斌等协助组织卖淫案”的裁判要旨,没有实际参与经营及没有直接对卖淫活动进行管理和控制的投资人,成立组织卖淫罪的事实根据是投资行为,因为投资行为是组织卖淫行为的组成部分。由此可见,在司法审判实践中,股东之所以被认定为构成组织卖淫罪,并非单纯地因为股东这一身份,而是因为股东是投资人,其投资行为是组织卖淫行为的组成部分。由于二被告人是富康休闲中心的干股股东,没有投资行为,因此,干股身份不属于组织卖淫行为的组成部分,仅以干股股东为根据认定二被告人构成组织卖淫罪,显然缺乏组织卖淫罪的客观行为要件。

2)获得报酬的方式并非认定组织卖淫罪的事实根据

首先,根据司法审判实践,组织卖淫活动的参与人员获得报酬的方式并不是认定组织卖淫罪的事实根据。因为在协助组织卖淫罪中,“所谓受雇参与组织卖淫活动人员,是指受组织者雇佣参与组织卖淫活动的人员,其获取报酬的方式一般为固定工资,也可以是获取抽成。”根据法庭查明的案件事实,二被告人并不是与徐某文、张某和蔡某荣三个投资股东进行统一分红,而是在分红之前先抽出20%的盈利给二被告人,然后他们三人才分别按照55%25%20%的比例进行分红。可见,二被告人的干股分红并非实质意义上的股东分红,而是通过抽成方式获得报酬。因此,20%盈利不能作为认定二被告人构成组织卖淫罪的事实根据。

其次,共同犯罪行为决定着共犯人在共同犯罪中的地位和作用。干股股东参与分红,并不是犯罪构成的行为要件,而是行为要件的结果。因此,二被告人分红多少并不决定其涉案行为的定性,他们负责看场行为才是决定其共犯地位和作用的事实根据。

3)干股股东身份并未改变二被告人帮助犯的地位和作用

首先,被告人陈某、徐某亭构成组织卖淫罪的认定与案件事实不符。负责“看场”是二被告人在本案中的基本行为表现,从行为方式和作用来看,“看场”无疑属于组织卖淫共同犯罪中的帮助行为。而控方仅以干股股东的身份为根据认定二被告人构成组织卖淫罪,显然遗漏了对“看场”行为这一基本案件事实的评价。

其次,被告人陈某、徐某亭之所以成为富康休闲中心的干股股东,并不是因为他们实施了投资行为或者直接参与了组织卖淫活动,而是因为他们实施的看场行为。因此,二被告人的干股股东这一身份并不具有独立的犯罪构成要件意义,而是依附于作为客观要件的看场行为。

综上,由于被告人陈某、徐某亭的看场行为不是组织卖淫共同犯罪中的组织行为和实行行为,而是起辅助作用的帮助行为,因此,二被告人的看场行为决定了他们在组织卖淫共同犯罪中是起辅助作用的帮助犯,干股股东身并不能改变二被告人的帮助犯地位和作用。

4. 二被告人的看场行为成立协助组织卖淫罪

根据本案可以查明的案件事实,被告人陈某、徐某亭的涉案行为仅仅表现为负责富康休闲中心的“看场”。根据相关刑法规定及司法解释,“看场”行为属于组织卖淫共同犯罪中“起辅助作用”的帮助行为,符合协助组织卖淫罪的成立条件。理由如下:

1)二被告人的“看场”行为属于组织卖淫的辅助行为

在“杨恩星等组织卖淫案[1269]裁判要旨”中指明:“协助组织卖淫罪与组织卖淫罪从犯的本质区别在于行为不同。协助组织卖淫罪中行为人所实施的行为不能是组织行为,不与卖淫行为发生直接联系,只能是在外围保障卖淫活动顺利进行的辅助行为。根据这一裁判要旨可知,行为“是否与卖淫行为发生直接联系”,是组织卖淫行为和协助组织卖淫行为相区分的标志。不言自明,被告人陈某、徐某亭的“看场”行为没有“与卖淫行为发生直接联系”,而是属于“在外围保障卖淫活动顺利进行的辅助行为”。因此,二被告人的“看场”行为属于组织卖淫共同犯罪中的辅助行为。

2组织卖淫辅助行为成立协助组织卖淫罪

根据司法审判实务的共识,协助组织卖淫行为是指“在组织卖淫的共同犯罪中起帮助作用的行为。”“刑法单独规定了协助组织卖淫罪,就说明这类行为应当确定为独立的罪名,适用单独的法定刑,不再适用刑法关于从犯的处罚原则。”“相对组织卖淫行为而言,协助组织行为系起辅助作用的行为,刑法只将该部分行为从组织卖淫罪中分离出来,起次要作用的仍然保留”不言自明,被告人陈某、徐某亭的“看场”行为符合《刑法》第358条第4款关于“其他协助组织他人卖淫行为”的规定,属于《司法解释》第4条中“充当保镖”的情形。

综上所述,被告人陈某、徐某亭负责看场并接受20%股份的行为不具备组织卖淫罪的构成要件,当以协助组织卖淫罪论处。主要理由如图1所示:
















1 关于本案罪名适用示意图

三、典型意义

第一,有助于培养学生的问题意识。陈某、徐某亭组织卖淫案在事实认定、证据审查和罪名适用中存在诸多疑难问题,因此,课堂案例教学的首要环节是,让学生课前熟悉案情,了解相关刑法规定、司法解释、学术观点成果,进而引导学生主动发现并明晰案件中存在的疑问,逐步形成问题意识。

第二,有助于学生形成融合刑事诉讼法、刑事证据法和刑事实体法的大刑事法学概念和知识体系。陈某、徐某亭组织卖淫案中的争议问题包括事实认定与罪名适用两个方面,主要涉及刑事证据法与刑事实体法这两个不同部门法的知识。通过本案的案例教学,能够使学生领会各个不同部门法之间“分工不分家”的内在联系,培养刑事诉讼法、证据法和刑事实体法的综合运用能力。

第三,有助于学生领会刑法总论与刑法分论之间的内在联系,形成系统化的刑法知识体系。陈某、徐某亭组织卖淫案中的罪名适用争议问题,涉及刑法总论和刑法分论两个方面知识。其中,刑法总论的内容主要包括犯罪构成的实行行为原理、帮助行为和组织行为的正犯化原理、共同犯罪中的主从犯分类原理。这些刑法总论原理指导着组织卖淫共同犯罪的认定及罪名适用。本案涉及的刑法分论内容主要包括组织卖淫罪与协助组织卖淫罪实行行为的认定、组织卖淫共同犯罪中共犯人的分类、组织卖淫罪从犯与协助组织卖淫罪共犯之间的联系与区别等。这些具体罪名的刑法适用是刑法总论知识的具体化。以本案开展案例教材,能够使学生对所学的刑法知识得以融会贯通,不断提升理论研究和实践探索的能力。

第四,有助于学生了解刑事司法审判实务的现状,培养理论联系实践能力。












陈某、徐某亭涉嫌组织卖淫案教学指导手册

一、教学目标

(一)教学总体目标

第一,进一步夯实学生的刑事诉讼法、刑事证据法和刑事实体法的知识基础。

第二,使学生逐步形成综合性、系统性的大刑事法学知识体系。

第三,培养学生开展法学研究和实务探索的问题意识,提升发现问题、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能力。

第四,培养学生法学理论的实际应用能力。

(二)教学知识点

第一,言词证据的特点及审查规则;

第二,帮助行为和组织行为的正犯化原理;

第三,共同犯罪人的分类原理;

第四,组织卖淫共同犯罪中共犯人的分类及认定;

第五,组织卖淫共同犯罪中组织犯、实行犯和帮助犯的认定;

第六,协助组织卖淫罪实行行为的认定;

第七,组织卖淫罪与协助组织卖淫罪的区别与联系。

二、教学内容

(一) 刑事证据原理与规则

1)言词证据的特点与审查

2)孤证不立原则

3)有利于被告人原则的应用

(二)组织卖淫罪与协助组织卖淫罪的关系

1)组织卖淫共同犯罪中共犯人的分类及认定

2)协助组织卖淫罪实行行为的认定

3)组织卖淫罪与协助组织卖淫罪的区别与联系

三、教学过程、阶段与环节

本案例教学的过程包括课前准备、课堂教学和课后拓展三个阶段。

(一)课前准备

第一,学生课前熟悉陈某、徐某亭涉嫌组织卖淫案的案情

第二,学生课前了解组织卖淫罪和协助组织卖淫罪的相关刑法规定及司法解释;

第三,学生课前收集并阅读有关组织卖淫罪和协助组织卖淫罪的司法审判实例,了解两罪的司法审判实务现状及司法认定中存在的困惑;

第四,学生课前收集并阅读组织卖淫罪和协助组织卖淫罪的相关理论研究文献,把握学理研究中存在的争议问题;

第五,学生课前思考本案在事实认定与罪名适用中可能存在的疑问。

(二)课堂教学

课堂教学阶段可分为发现问题、寻找依据和分析问题三个环节:

1. 发现与厘清问题

第一,要求学生根据《起诉书》查明的案件事实及指控的内容,指出本案事实认定和罪名适用方面是否存在疑问、存在哪些疑问。

第二,任课教师针对学生提出的问题进行点评,然后归纳出本案在事实认定和罪名适用方面,控辩双方存在的争议。

2. 梳理案件争议及相关法理依据

第一,要求同学就本案中组织卖淫罪与协助组织卖淫罪的刑法适用之争,找出相关刑事证据规则与原理、共同犯罪原理、相关刑法规定和司法解释。

第二,任课教师对本案争议问题涉及的法律规定、司法解释和学术观点进行梳理和归纳。

3. 分析与解决问题

第一,根据言词证据的特点及审查规则,就本案事实认定及言词证据的审查,要求学生进行分析和讨论。重点是孤证不立原则的运用,具体包括两个方面:(1)《起诉书》中下列事实的认定进行分析:“陈某偶尔到该中心查看经营收入情况”;(2)就同案人员徐某文如下供述的客观性进行判断:“我、蔡某荣、张某、陈某在出资、分红期间有坐在一起商量过事情”。

第二,讨论本案的罪名适用。具体包括如下内容:(1)共同犯罪人的分类原理;(2)帮助行为和组织行为正犯化的原理;(3)组织卖淫共同犯罪中共犯人的认定及罪名适用;(4)组织卖淫罪的组织犯、实行犯和帮助犯的认定;(5)干股股东是否认定组织卖淫罪的充分条件;(7)组织卖淫罪与协助组织卖淫罪之间的联系与区别。

(三)课后拓展

课堂教学结束前,要求同学们进一步思考如下问题:

第一,控辩双方在本案事实认定和罪名适用方面产生争议的成因是什么?有无解决的对策和路径?

第二,有利于被告人原则在本案的罪名适用中是否具有应用价值?

四、重点、难点

本案例教学的重点包括:(1)言词证据的特点与审查规制;(2)孤证不立的证据规则;(3)共同犯罪人分类原理;(4)组织卖淫共同犯罪中共犯人的分类及罪名适用;(5)干股股东是否认定组织卖淫罪的充分条件;(6)组织卖淫罪与协助组织卖淫罪实行行为的认定;(7)组织卖淫罪的与协助组织卖淫罪之间的联系与区别;(8)控辩双方在本案事实认定和罪名适用上产生争议的成因与对策。

以上教学重点中的第(5)至第(7)项是本案的难点所在。

五、预期教学效果

第一,使学生能够夯实刑事证据法和刑事实体法的知识基础;

第二,培养学生在理论研习和案例分析中的问题意识;

第三,提升学生综合运用刑事法知识分析和解决实际案例的能力。

六、课堂教学安排

本案例可适用于刑法学、证据法学的案例教学课,课堂教学安排为4个课时,每课时为45分钟。课堂教学环节的相关内容如下:

1)根据学生的人数,将学生合理为若干讨论小组。

2)学生展开小组讨论。具体教学环节如下:

首先,各小组就本案在事实认定与罪名适用中可能存在哪些疑问进行分组讨论,并由各小组代表就本案中存在的问题发表小组意见。之后,由授课教师就各小组发现并提出的问题进行点评,并就本案存在的问题以及控辩双方的争议进行评析和总结。

其次,各小组针对本案事实认定与罪名适用存在的问题进行研讨,并由各小组代表就本小组的讨论意见进行陈述。然后,授课教师对各小组代表的发言进行点评和总结。

最后,课堂教学结束前,布置进一步思考的问题和作业。

七、课后作业

第一,控辩双方在本案事实认定和罪名适用方面产生争议的成因是什么?有无解决的对策和路径?

第二,有利于被告人原则对于本案罪名适用之争的解决是否具有应用价值?

八、参考文献

[1] 马克昌:《犯罪通论》,武汉大学出版社2001年版。

[2] 大塚仁:《刑法概说(总论)》,冯军译,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3年版。

[3] 陈兴良:《规范刑法学》,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3年版。

[4] 王作富:《刑法分则实务研究(下)》,中国方正出版社2013年版。

[5]周道鸾、张军:《刑法罪名精释》,人民法院出版社2013年版。

[6] 高铭暄、马克昌:《刑法学》,北京大学出版社2019年版。

[7] 何家弘、刘品新:《证据法学》,法律出版社2020年版。

[8] 陈光中:《刑事诉讼法学》,北京大学出版社2021年版。

[9] 张明楷:《刑法学(上、下)》,法律出版社2021年版。

[10] 孙华璞:《组织卖淫罪从犯与协助卖淫罪关系问题的研究(上)》,载《人民法院报》2017524日第6版。

[11] 孙华璞:《组织卖淫罪从犯与协助卖淫罪关系问题的研究(下)》,载《人民法院报》201767日第6版。

[12] 缐杰、卢宇蓉、吴飞飞:《〈关于办理组织、强迫、引诱、容留、介绍卖淫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解读》,载《人民检察》2017年第21期。

[13] 周峰、党建军、陆建红、杨华:《〈关于办理组织、强迫、引诱、容留、介绍卖淫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理解与适用》,载《人民司法》201725期。

[14] 王欣美、李磊:《组织卖淫的从犯与协助组织卖淫的区分》,载《人民法院报》2019214日第6版。

[15] 陈兵:《组织、协助组织卖淫罪相关问题实证研究》,载《人民司法》2020年第19期。

[16] 胡洋、杨堃:《管理或者控制他人卖淫的认定》,载《人民司法》2020年第8期。

[15] 张明楷:《协助组织卖淫罪的重要问题》,载《中国刑事法杂志》2021年第5期。

[17] 远桂宝:《以实行行为界定卖淫犯罪“组织行为”》,载《检察日报》202193日第3版。


参见“席登松等组织卖淫、刘斌斌等协助组织卖淫案[1267]裁判要旨”,载《刑事审判参考》第115集指导案例裁判要旨。

参见缐杰、卢宇蓉、吴飞飞:《〈关于办理组织、强迫、引诱、容留、介绍卖淫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解读》,载《人民检察》2017年第21期。

陈兵:《组织、协助组织卖淫罪相关问题实证研究》,载《人民司法》2020年第19期。

参见马克昌:《犯罪通论》,武汉大学出版社2001年版,第544页。

参见“席登松等组织卖淫、刘斌斌等协助组织卖淫案[1267]裁判要旨”,载《刑事审判参考》第115集指导案例裁判要旨。

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法官陈兵:《组织、协助组织卖淫罪相关问题实证研究》,载《人民司法》2020年第19期。

 “杨恩星等组织卖淫案[1269]裁判要旨”,载《〈刑事审判参考〉第115集指导案例裁判要旨》。

周道鸾、张军主编:《刑法罪名精释》(第四版),人民法院出版社2013年版,第951页。

周峰、党建军、陆建红、杨华:《〈关于办理组织、强迫、引诱、容留、介绍卖淫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理解与适用》,载《人民司法》201725期。

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法官陈兵:《组织、协助组织卖淫罪相关问题实证研究》,载《人民司法》2020年第19期。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组织、强迫、引诱、容留、介绍卖淫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4条:“明知他人实施组织卖淫犯罪活动而为其招募、运送人员或者充当保镖、打手、管账人等的,依照刑法第三百五十八条第四款的规定,以协助组织卖淫罪定罪处罚,不以组织卖淫罪的从犯论处。”

17


李兰:陈某、徐某某涉嫌组织卖淫案.docx


澳门新甫京app下载|新甫京娱乐娱城平台